准确地评价我国的政党制度是重要的政治问题
    ——学习江泽民同志关于衡量我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标准的体会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这项制度还很年轻,制度体系尚处于建设阶段,人们对它的认识也十分有限,尤其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时期。面对国际政治风云的变幻和各种思想的潮涌,相当多的人对这项制度还是在“雾里看花”,而西方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乘机兜售其所谓的“民主”价值观,甚至妄图干涉我国内政。在此背景下,对我国的政党制度,我们必须有一个正确的、清醒的认识。究竟如何评价我国的政党制度?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关系重大,这是一个重要的政治问题,需认真对待。

一九八七年三月二十七日,邓小平会见喀麦隆总统,谈到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政治结构和政策是否正确的问题时,他认为“关键看三条:第一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第二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改善人民的生活;第三看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邓小平文选》第三卷213页)。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同志南巡时进一步提出了“三个有利于”的判断标准,即“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72页)。在世纪之交召开的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江泽民同志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了深刻的论述,并继承和发展了邓小平理论,提出了衡量衡量我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标准:一是看能否促进社会生产力的持续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二是看能否实现和发展人民民主,增强党和国家的活力,保持和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特点和优势;三是看能否保持国家政局的稳定和社会安定团结;四是看能否实现和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人民日报》2000年12月5日第一版)。这四条标准分别从生产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政局和社会稳定性及人民的根本利益几方面对我国的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和规范,由于它建立于客观、公正、全面、正确的分析比较基础之上,因而有很强的科学性和现实的指导意义。

一、只有从中国国情这一实际出发,才能正确认识我国政党制度产生、成长的内在机理。
   要对我国现行政党制度作出科学正确的评价,就必须从中国国情出发,研究中国政党制度产生、成长的内在机理。邓小平同志指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行多党派的合作,这是我国具体历史条件和现实条件所决定的,也是我国政治制度中的一个特点和优点。” (《邓小平文选》第二卷205)。江泽民同志说得更具体:衡量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最根本的是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从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的效果着眼。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产生和发展有着历史的必然性和现实的合理性。

近代以来,中国的政党制度先后经历了中国资产阶级多党议会制、蒋介石国民党一党专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的历史性转换。在从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所体现的中国革命逻辑中,共产党历史地走上了中国政治舞台的中心。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成为社会主义中国政权架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制在历史的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内容和形式。这一必然性是不以任何个人、阶级、民族、政党、集团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有其合理性。我国是一个人口多、民族多、宗教多、群体多的大国,社会矛盾错综复杂。我国长期贫穷落后的面貌还未得到根本性的改变。目前,仍然处于生产力总体水平不高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面临着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双重任务,不仅经济基础薄弱,而且在教育、科技、卫生、文化、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等方面还需要大力发展和提高。目前,国内处于转型期,产权制度、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改革带来的利益格局的调整和利益矛盾对稳定和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国际方面,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科技信息化、综合国力竞争加剧、民族主义浪潮高涨。这种复杂情况要求我国在处理国际关系、维护自身利益的斗争中要极其审慎、极其壑智,抛弃冷战思维,促进和平与发展,为经济建设创造一个有利的国际环境。

中国共产党以先进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思想。能够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能够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提出正确的方针政策,设计我国政策开放与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道路,并动员全国各族人民为之奋斗。面对国际国内的现实状况,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爱国统一战线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去最大限度地凝聚社会各界的力量,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就无法向前推进。

二.各国政党制度都有一个逐步走向成熟的过程。

政党制度有其成长、发展的规律,是一个逐步走向成熟的过程,人们对事物发展规律的探寻和认识也需要一个过程。在实践中,政党制度的运作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政党制度本身也会暴露出一些问题,联系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和曲折,人们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体制和政党制度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但是,由于人们看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各异,有些苛求和指责亦不尽公允。因此,对政党制度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是十分必要的。